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食

日暮笙歌

 
 
 

日志

 
 

绿灯  

2011-01-15 01:46:00|  分类: Zebra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讨厌公交,汽油的味道硬挤进鼻子里,一路顺着血管钻进胃,肆无忌惮的上下倒腾。事实上我讨厌任何奔跑的小盒子,越高级我的胃就越翻涌。天可真冷,我裹着厚厚的羽绒服,耳朵脖子甚至是下巴都裹藏起来,呼吸困难,却还是冷的全身发颤。可真是冷。

寒风里有一群衣衫褴褛的老者们步履艰难,绿灯的秒数比眼睛眨的快,他们一个拽一个蹒跚着横贯在马路中央,老树桩一样残败的腿颤颤巍巍。须臾,车发动起来,呼啸着压过人行道。我坐在车里,鳞次栉比面目模糊的楼群在司机的车窗外舞动招摇。我突然觉得那些老人里有你,我差点奔下去轻微的搀扶起他,想起来觉得心里狠狠的抽了口气,水雾一冲眼帘,忍了下去。今天究竟是怎么了。再一回头,那群老者像是被寒冷驱散了,如水汽,被狂风骤然卷散。

这样的一幕越越来熟悉。连上帝都觉得厌烦。

想争吵不能出声,怕被那端听出哽咽的声音,挂下电话眼泪就蹦了出来。于是把所有的委屈试图转嫁给另外一头,他说你自己看着调节。于是愤恨的摔了手机,再捡起来,关掉。

租住的老楼旧的让人提不起丝毫力气,好在供暖不错的。但是自来水冰冷的超乎想象,只要几秒钟手就冰的刺骨。就着冷水洗了脸,脸颊冰的红彤彤,黑眼圈太深,眼角太红,画淡妆。

是不是你也和我一样的,总会想如果他还在,我们现在又是在哪里,所以才这么折磨于我。六年前我不知道死亡是什么,现在仍然不知。它却紧紧跟随在我的身体里,看不见,也不恐惧。不记得什么时候看过一个电影,爱情是狗娘。流浪汉的老杀手在一场交错的车祸救了一只受了伤的恶狗,悉心照料,一天回家发现那只凶猛的狗咬死了老杀手的所有爱犬,他悲伤的举起枪对着肇事的恶源,最终没有杀掉它,却在那一瞬间洞察了什么。那是一只真正强壮的狗,贯穿故事始终,串联起三个人的悲情。老杀手洗了澡,刮了肮脏的胡子,穿起西装,像个绅士。他重新去照像,潜进日夜思念却终不敢见的女儿家里,把体面的头像贴在全家福上摆在女儿房里,哽咽的对着电话留言,然后老泪纵横泣不成声,那个镜头长久的留在我的记忆里,我咬着牙齿,眼泪像银瓶迸裂。

我很想他。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