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食

日暮笙歌

 
 
 

日志

 
 

雪记  

2011-01-14 01:31:00|  分类: Zebra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知道这个深夜里的秘密。

事实上每个在午夜里凝视黏稠夜色的人都可能见过这个秘密。他们像是签订了契约一样对此缄默不语,从来不曾对这世上任何一人提起,哪怕是最安全最愚蠢的路人。只等到暗夜降临,他们系起披风,探身飞出窗外,冲进云层,眼里就再望不见彼此。

不巧的,在半空中飞翔的时候我遇上了雪,这是我发现这个秘密的第一夜。它们越下越密越积越繁,漫天遍地。一片小小的雪花萤火虫一样发着光匆匆坠落在眼底,瞬息的光影倒映在空气中,像一个渺小无助的孩子,没有双手,没有舌头。我忘记了些什么,只看见那孩子有着沉默的一双瞳孔,那里看起来像个一贫如洗的古董店,珍藏着被埋没的奇迹和可怕的谎言。

我很少在下着雨的时候走动,就像任何一个具有些微生活经验的人知道的,风雨天不宜外出。雪则不同,落在身体上也不觉得失重。可这场雪突如其来,在我决定飞行前连丝异样的风都没有刮起。我系紧披风,贴着灰暗的云层,摒声徘徊。

如果你在云层里向下张望的时候会发现有一层水雾慢慢自地底氤氲升腾起来,拥抱住颓唐寒冷的大地,像是包裹起一个罪恶的婴儿。只剩那雪孩子双脚埋在坚实冷硬的泥土里,连站稳都不能。他低下头,非常悲伤。泪珠从脸颊滚落,冰冻成一粒珍珠滑落进他空荡荡的嘴巴里。

整个世界是灰暗的,黑色的风像是一把巨大的勺子,把黏腻的夜色越搅越钝重。只有在他盘踞着的那条道路有些微弱的光。那是一个耷拉着硕大的脑袋的路灯,又高又瘦,在暗流涌动中捏着一簇细微的光,趴在他的背上成眠。

我终于落在他的眼前,委屈的很,我的耳朵因为听到太多而生了锈。

他咿咿呀呀,不能说话。后来嘴吧里的珍珠变成舌头,贴着牙齿上下翻动,终于吐出些银色的词语来。他把他们小心的冰冻起来递给我,要我想办法把这些银色的词语交给清晨。我决定带着他一起离开,我把他藏进我的披风里,他跟着我飞起来。我们并行,各自无声。我们背后,是一条怪异的流淌着得河流。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